2009.10.22 *Thu

仍是战报——甜甜圈镇上耽美剧团的华丽表演第三回 

  终于,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众人眼前这座破破烂烂的染坊,即便不知道这里可能住着魔鬼,空旷的四周、腐朽的木板以及奇怪的异味便已经让这里平添了几分诡异的感觉。

  nothing上下打量一番,推了推门:“门锁上了,楼上窗户也都让木板给封起来了,这地方果然很奇怪。”

  听闻此言,粗壮的蛮子立刻从口袋里摸出绳子和爪勾:“我爬上去把窗口的板子都劈了我们就能进去了,有个二、三十分钟就成。”

  “省省吧。”nothing捏着一根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的铁丝,朝正门指了指“你们都忘记我是干啥的了吧,锁已经捅开了。”

  话音刚落,旁边一个矮小而又粗壮的身影一脚踹开大门冲了进去,而众人也准备紧跟其后杀将进去,却见一支冷箭迎面直飞过来正中矮人的右肋。虽然受了些皮肉之伤,但对于那强壮的身躯实在算不了什么,只见他怒容满面大吼一声,旋即扭头分开众人直奔门外。正在其它人摸不着头脑的时候,nothing和游侠两人却仿佛悟到了什么,也紧跟其后冲了出去。三人整整齐齐并作一排,猛地昂首面对漆黑的夜空,喉中发出沉重而又含混的咆哮,随后三人又猛地弯下腰,把之前那只肥美烤乳猪的零碎混杂着麦酒从嘴里倒了出来。还没进门的术士正准备探头进去看个究竟,结果刚走到门口就掉转方向,整整齐齐的站到了第四个位置,跟着吐了个一塌糊涂。

  “我说,你们这是怎么了?”安然无恙的牧师和蛮子一脸茫然。

  “娘的,这么大味闻不到啊……呕……”

  “我前年的饭都吐出来了……呕……” 

  “本来就没吃饱……呕……”

  “呕……呕……” 

  蛮子挠了挠头:“才这么点味道你们就受不了啦?”站在一旁的小牧师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心中暗想:“估计是蛮子最近老在我边上转悠,鼻子已经习惯了,这会我还真不觉得味道有多重。”

  “算了,你们吐你们的,看我把它们全都干掉!”话音刚落,蛮子腰别照明杖手持巨斧杀了进去,而另一位仅存的健康者小牧师也急忙跟了进去。但是,就在刚刚踏进屋中的瞬间,三只矢从不同方向同时射出,虽然蛮子猛一闪身躲过一只,无奈仍然身中两箭一个踉跄。借着照明杖顶部微小的光源循声望去,染坊二楼的栏杆后面躲着三只鼠人,手持十字弓正准备对蛮子和牧师施以第二轮攻击。

  一看敌人早有埋伏两人顿觉情况不妙,伴随着弓弦激发时那清脆的声音,三支矢划破黑暗的沉寂再度袭来。面对此情此景,自然只能是好汉不吃眼前亏,两人拔腿就跑一路狂奔,上气不接下气的回到屋外,正准备好好喘口气,却感到一阵恶臭扑面而来。

  “我说,你们四个还没吐完呢!”

  没等四人回话,染坊二楼的响起噼噼啪啪的声音,原本封住窗户的木条被拆的七零八落,随后三把十字弓从窗口探了出来。

  “该死的,这帮家伙居然跟出来了。”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正在反胃的四人依旧无计可施,除了呕吐着缩到屋檐下之外统统无能为力,似乎危机依旧没有远离蛮子和牧师两人。就在这紧要关头,被众人忘在一旁的狗头人王子突然窜了出来,从怀中摸出一个小瓶向二楼窗口奋力掷去,随着瓶身炸开,一团火苗也点燃了木质的窗框,而窗口的鼠人看到眼前的火光更是大惊失色缩了回去。仿佛是受到火光的鼓舞,刚刚还在呕吐的游侠也奋力站起身来,瞄准另一侧的窗口射出一箭,吓得其余两只鼠人也连忙逃进屋中。

  木材燃烧的劈啪声打破了夜晚的寂静,熊熊的火光映红了漆黑的天空,也映红了众人挂着呕吐物的脸颊,以及蛮子身上插着的箭杆。从事冒险行业这些年来,竟然因为区区几只老鼠蒙受此等奇耻大辱,在场的每个人的心中的仇恨都如同窗口的火焰般燃烧着,伴随着一阵因呕吐过度而沙哑的怒吼,众人挥舞着武器再度杀进了染坊!尽管敌人占据了地利之便,但在众人的怒火下一切阻碍都算不了什么,蛮子和矮人身先士卒冲上了二楼,牧师也紧跟其后做好了补给的准备,其余人则纷纷搭弓瞄准补上致命的一击。

  然而,一次突如其来的攻击打破了众人的计划,伴随着黑暗中房门打开的声音,一只瓶子被扔到牧师的脚下,瞬间绿色的粘稠液体就把他牢牢的沾在了地上。随后,另一只鼠人从二楼跃下正跳到毫无准备的术士面前,一通胖揍便将这衣冠楚楚之人打的鼻青脸肿。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鼠人的突然袭击令人防不胜防,但两只狗头人的突袭却同样也令这群鼠人大吃一惊。随着门外一声尖利的吼叫,只见纤细的王子骑着另一个壮实的超出种族常识的家伙直冲进来,一把将后面窜出来的那只鼠人牢牢掐住,随后王子拔出腰中细剑一通猛戳,瞬间便将这家伙扎了个透心凉。而众人也再度士气大振,一鼓作气杀将过去,只见炽火胶与弓箭齐飞,斧子和斧子砍的交相辉映,整个染坊被鲜血和火焰染成了一片鲜红。

  没过多久,所有的鼠人都成了倒在地上的尸体,众人回到屋外稍作休整又重新杀进了进去,踹开一楼紧闭的房门,沿着狭窄的通道向地下室的深处走去。突然间,三个神秘的身影在众人头上一闪而过,nothing、游侠和蛮子顿觉一阵刺痛,紧接着周身又是一阵酥麻。

  “该死,这应该就是之前个矮子说的有毒的小东西吧!”nothing晃着有些麻痹的胳膊抱怨着。

  “居然玩阴的,不过我刚才好像有剁到里面一个。”蛮子指了指斧刃上血迹一样的东西“这帮家伙居然晃了一下就不见了。”

  正在众人议论纷纷时候,通道的深处传来了奇怪的笑声,一个尖细的声音郑重其事的说着:“欢迎欢迎,难得来到这里,各位客人还不赶快进来么!”

  随着声音,众人走进通道深处亮着灯光的狭小房间,正中精心装饰过的宝座上,坐着一个全身闪着银光的小个子,房间四周挂着华丽的毯子,而房顶上则吊着一大串链子。正在众人四下打量的时候,空中又再度出现之前那三个偷袭的小家伙,而闪着银光的小个子也随着垂下的链子爬上了房顶。

  “该死的,是链魔和小魔鬼!”牧师大喊着拔出了自己的武器。但就在这个时候,小魔鬼已经向众人发动了攻击,而房顶垂下的链子也仿佛有了生命一般,紧紧的缠住了nothing。
  
  面对头顶上的敌人,众人手中的武器似乎都有点鞭长莫及,但是狗头人那雄壮的有些莫名的歌声却回荡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随着歌声的响起,狗头人王子也打开了一直背着的棺材状小匣子,瞬间三只小魔鬼就被吸了进去。而链魔挣扎着还想抵抗,却因为慌忙之中一个不小心被自己的链子绊到,直直的栽进了小棺材。之后,狗头人王子迅速的盖上了盖子,并用银制的链条将箱子牢牢的缠了起来,虽然箱子里的几个家伙还有些呱噪,不过稍微晃上几下也足以让他们安静下来了。

  “就这样结束了么?”牧师似乎有点不相信眼前过于简单的结果“接下来我们要干什么?”

  只见矮人一面迈着短腿狂奔,一面头也不回的高喊:“干什么,还不赶快跑,刚才下来的时候你们忘记楼上已经被点着了么!”

  “等一下!”众人的上方传来了nothing的声音“跑之前,记得把我解下来。还有,绑在我边上这位术士。在上面吊的晕死了,我差点没又吐出来。”

  匆忙解下两人,众人一路跑出屋子,身后紧跟着就是房子塌掉的巨响,而身前则是镇民们一双双充满敌意的眼睛。

  “你们几个,到底是干什么的,居然把这房子弄塌了。”

  “你们看,后面还有狗头人。”

  “这帮该死的家伙应该被抓起来,说不定之前那些怪事也是他们干的!”

  在镇民们步步紧逼的时候,狗头人王子勇敢的站了出来,以超乎想象的大义凌然劝服众人:“你们这群笨蛋,不知道你们镇子里出现了魔鬼吗?不知道那些狗是怎么死的吗?不知道那些守卫是怎么失踪的吗?”说着他晃了晃手中的盒子,里面传出魔鬼们头晕目眩的哀嚎,“听到了没有,这群魔鬼已经被我封印在这个箱子里!诸位人类,是我拯救了你们!”

  镇民们先是楞了一下,随后便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大家一拥而上将两只狗头人和冒险者们高高的抛上空中!之后,镇民们扛着他们在镇子里游遍了每一条街道,和镇上的每一个酒馆,即便是喝惯了矮人烈酒的矮人这次也被灌的七荤八素,不过这也算是一件幸事,因为当天夜里人们就发现一只浑身散发着酒味的大老鼠抱着旅店的柱子啃了一夜。这倒霉的矮人因为被鼠人咬了一口而患上了兽化病,但所幸因为醉的太厉害而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只是镇上的牧师们没有办法治疗这种毛病,而镇上的医生们对于啃了大半根柱子而引起的胃疼也没有什么特别好的治疗手段。

  大概花了三天的时间修正了一番,而狗头人王子也回到部落并送来了承诺的报酬,一行人按照镇民们的指点乘坐木筏顺流而下,准备去下游一个大城市寻找牧师解决那只矮个耗子的问题。木筏缓缓飘向下游,渐渐驶入一团迷雾之中,没有光线也没有声音,有的只是未知所带来的恐惧……
COMMENT : 3 TRACKBACK : 1 [EDIT] [TOP]

COMMENT

噗,嘔吐的那段太有喜感了
2009/10/29(木) 23:51:00 | URL | 牧师 #- [Edit
等待许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
2017/08/16(水) 17:16:31 | | # [Edit
等待许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
2017/09/07(木) 14:19:25 | | # [Edit

Comment Form


秘密留言

TRACKBACK

TrackBack List

管理员许可后即可显示
2012/11/03(土) 14:15:45 | [Del


自我介绍

nothing

Author:nothing
Nothing is more dangerous than a man with nothing to lose, and that's the truth!









FC2计数器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Copyright © nothing here All Rights Reserved.
Images from ふるるか ・・・ Designed by サリ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