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9.18 *Fri

还是战报——甜甜圈镇上耽美剧团的华丽表演第二回

——by 雪鹰


次日清晨,精灵游侠Optronix慢条斯理地走出房间,在柔软的床上睡了一晚,让他浑身骨头酸痛,更加怀念躺在树上的舒坦滋味。但当他看到牧师的房门大开,走出来的三位同伴的表情时,瞬间觉得自己这点受罪不算什么。半兽人野蛮人Arclok心神气爽地大步走在最前面,人类牧师Ygor一脸疲惫慢吞吞地跟在后面,腿上依然牢牢地挂着那个狗头人王子。

Optronix悄然无声地跟着他们三个下楼,看着Arclok高兴地坐下来拍桌子大喊要肉吃,Ygor冲到门外泪流满面地做祷告。Optronix忍不住嘴角微微上扬,然后挑了个不太起眼、但又能纵观整个大厅的位子坐下,点了一杯清水和两个苹果。当早饭端上来的时候,其他几位同伴也陆续走进大厅,自称“锁匠”的Nothing开始到处搭讪,打听镇上的情况。有两个消息让Optronix竖起了耳朵:最近小镇里出现了不少死狗、据说有守卫失踪但是这个消息被守备队刻意隐瞒了。

众人刚吃完早餐,狗头人王子就吵嚷着要去找兰比——具有能使用封印箱血统的老乡,幼时被酋长卖给了马戏团,巧的是这个马戏团就在甜甜圈镇外的河南岸演出。在狗头人王子的催促下,虔诚的牧师Ygor率先动身,看到Arclok兴冲冲地紧跟其后,Optronix戴上猫脸面具遮盖住自己的笑容,悠闲地与伙伴们保持一段距离。

花了1个银币渡河后,一行人来到了“霍拉提奥的怪胎秀”营地,只见草地上一个巨大的帐篷,旁边还有一大一小两辆篷车,帐篷门口站着一位卖票的伙计,Nothing掏出昨晚收到的名片:“我们是冬之恋歌剧团的,收到贵团团长霍拉提奥的邀请,前来拜访。”伙计看了一眼,进去把团长喊了出来。

霍拉提奥顶着锃亮的光头满脸堆笑地跑出来:“哎呀,欢迎欢迎!各位是打算加盟了吗?”

依然是巧舌如簧的Nothing上前交涉:“我想先了解下贵团的待遇如何?”

霍拉提奥搓着手笑道:“放心!我们的待遇很好!每日5个银币的薪水,管吃住,还会给你们专门添置一辆篷车。”

Nothing故作感兴趣的样子:“听上去很诱人,那能否先让我们参观一下?”

“当然可以!”霍拉提奥殷勤地带着众人走入大帐篷中,只见里面摆设着各种奇怪的动物骨骼、人物石像,还有一头看似标本般一动不动的长臂猩猩。霍拉提奥夸夸其谈地介绍这些东西的来历,每个都牵扯到他年轻时一段英勇的冒险经历。

狗头人王子不耐烦地扯扯Ygor的盔甲:“兰比!兰比!”众人没理睬他,好在没过一会他们就看到兰比——“霍拉提奥的怪胎秀”海报上那只超级肥胖高大的狗头人,在铁笼子中向众人摆出一幅凶恶的神情。

霍拉提奥骄傲地向众人介绍:“这是我团的压轴戏——奇异的蜥蜴人!”Optronix怎么看都觉得那像是狗头人,可是按照狗头人的生态标准,这体型也太离谱了。

狗头人王子终于松开了抱着Ygor大腿的手,冲到笼子前嚷嚷:“兰比!是我啊!你还认识我吗?”

一只手伸出把狗头人王子拎起来扔回牧师脚边,霍拉提奥流露出一丝不悦:“请不要随便靠近笼子。参观到此结束,我们去外面谈吧。”

Nothing又开始动歪脑子:“不好意思,我突然内急,请问哪里能方便?”

Optronix看出他想支开霍拉提奥,遗憾的是对方没中招。“在外面,来,我们一起出去。”说着,霍拉提奥领着众人走出帐篷,从后面的铁笼子里传来一声幽幽的叹息。“如何?决定加盟吗?”

“让我们再商量下吧……”Nothing装作一副憋急了的样子,一溜小跑跑向灌木丛。众人陆续离开霍拉提奥的视线,聚集到一起商量如何营救兰比。经过一番激烈的讨论,Nothing终于说服Ygor,回镇上购买闷棍,夜袭马戏团。Optronix目送他们搭船回镇,百般无聊地走回去套霍拉提奥的口风。他的想法很简单,假装剧团的编剧,要写一出拯救世界的戏剧,把团长也写进去,冒险的英雄们需要团长收藏的一件宝物,问问团长是愿意白给呢?还是要钱?抑或不肯给得用武力解决?

Optronix找到霍拉提奥后,先是恭维了他一番,然后漫不经心地问那只蜥蜴人的来历。一提起这个,霍拉提奥先是笑容僵硬了片刻,随即他支吾着开始吹嘘自己的一段冒险经历,一边说一边夹杂着小声的嘀咕。Optronix的尖耳朵很容易捕捉到那些嘀咕:“这段不错,回头得写下来加进宣传里。”感情是现编的啊?!Optronix越听越头疼,回想Nothing兴致勃勃去买闷棍的样子,决定不再套话了。夜袭就夜袭吧!给这个人类一点教训也好。他想,依样画葫芦借口方便结束了交谈,找了片干净的草地躺下去睡午觉了。

傍晚时分,Nothing他们回来了。在马戏团干活的工人们也下班回镇上,兰比和长臂猩猩被搬到小篷车上,霍拉提奥独自走入大篷车内。众人又耐心地等了几小时,天完全黑了下来,营地中悄无声息。Nothing和Optronix蹑手蹑脚地潜行摸过去,走到大篷车外,就听到身后沉重的脚步声,转头一看,全身铠甲的Ygor跟着狗头人王子跑了过来,后面则是Arclok和矮人战士Boris。Optronix忍不住仰天默叹一口气,大篷车里亮起了灯,紧接着车门一开,戴着睡帽的霍拉提奥站在那里大喊:“是谁?!”然后便是念咒的低吟。Optronix心说不妙!没想到这个满嘴胡诌的家伙居然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刚想找地方躲起来,霍拉提奥就扔出一团光球,把四周照的通亮,众人的的身影全部暴露在光亮中。

霍拉提奥有些吃惊:“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Nothing定了定神,上前一步又开始唬弄对方:“因为经济拮据,我们本想在野外过夜,没想到寒风凛冽,所以想来借些毛毯。”

“哦……毛毯啊……没问题。”霍拉提奥转身进去拿了几条毯子出来,“1个银币1条。”

众人面面相觑,不得不掏钱接过毯子,在空地上装睡。霍拉提奥打着哈欠回到大篷车里,关上了门。Optronix竖起耳朵,听到里面传出呼噜声后,压低声音对Ygor说:“我和锁匠先生、狗头人王子去救兰比,你们留在这里望风,别再跟过来了!”Ygor看了看自己的盔甲,无奈地点点头。

于是,一贼一游侠一狗头人安静地摸到小篷车边,兰比正在铁笼子里睡觉,Nothing把他戳醒,压低声音:“兰比,我们是来救你的。”

硕大的狗头人茫然地看着他们:“你们是什么人?兰比是谁?”

狗头人王子站出来大声说:“你不认识我了吗?兰比,我是格怒卡部落英明睿智潇洒风骚的拉斯皮特王子!现在是你履行血族义务的时刻了!”

Nothing恨不得给王子一巴掌:“轻点儿声!”

Optronix心说,不是事先计划直接闷棍了抗走,到了安全地带再交流吗?还没等他提醒Nothing赶快办事,笼子里的狗头人又问了:“格怒卡部落?血族?你们说的我都不懂啊……”

Optronix狐疑地问王子:“这究竟是兰比吗?该不会找错认了吧?”

王子也有点发急:“是啊,没错,就是他!他小时候就被卖掉了,所以记不清了。我可记得,他可以用唱歌来封印魔鬼。”

Nothing转头问铁笼子内的狗头人:“你会唱歌吗?”

“会!当然会!”狗头人高兴地说,然后就扯开嗓门唱了起来,响亮的歌声回荡在寂静的夜空中。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Optronix恨不得在Nothing身上烧出两个洞,而对方也一副想把狗头人按在地上痛揍一顿的表情。

“咣当!”一声,大篷车的门被踢开,霍拉提奥满面怒容地出现:“谁啊?!”接着就是念咒声。

事情发生的太快,以致假装睡觉的牧师他们都没来得及反应过来,Nothing就被霍拉提奥的魔法击中,一时间倒地不起。Optronix赶紧张弓,连射两箭全部命中。霍拉提奥吃痛逃回篷车内,临走前又念了一声简短的咒语,只听到身后小篷车内发出一声轻响,Optronix回头一看,那只长臂猩猩从铁笼子里走了出来。好不容易恢复神智、从地上爬起来的Nothing正想开溜,却被猩猩一把抓住。Optronix亦想后退拉开距离,无奈猩猩的反应异常灵敏,另一只手一伸,把他也擒抱住。好在这时候,矮人战士Boris冲了过来,挥起斧头一阵猛砍,蛮子Arclok紧跟其后,把猩猩的脑袋劈成两半。
Ygor走过来给他们疗伤时,就听到远处传来霍拉提奥的声音:“你们给我记住!我会回来报仇的!”

兰比惊恐地看着猩猩的尸体,颤抖着问:“你们……真的是来救我的?”Ygor点头,他泪流满面地扑上去抱住牧师大腿。“英雄啊,我跟你们走!”旁边Arclok生气地举起了斧头,Boris急忙把狗头人拉开,以免再度发生惨剧。

Nothing被治愈后,非常敬业地跑向大篷车,一边说:“我去查看下有什么线索。”鉴于他的前科在先,Ygor急忙跟过去,死盯着Nothing的手。

众人在大篷车里翻出一些镶满宝石的衣服、真丝的床单、一箱金子,Nothing虽然被金光闪花了眼,但看到Ygor一副严肃的表情盯着他,只得恋恋不舍地关上箱子。Ygor看到没有其它线索,便咏唱起魔法侦测,只见地板下泛起了一片红光。Nothing立刻自告奋勇去查看大篷车底,当他钻到车底,看到一个穿着睡衣的秃头趴在下面,无奈地回望着他:“这都能被你们发现啊,我认栽了。”

五花大绑的霍拉提奥被扔进了大篷车内,Ygor试图向对方解释这一切都是为了正义、为了拯救世界,反被霍拉提奥抢白一通,尴尬的最后以赔偿100个金币来了结此事,不过最终这笔钱还是来自Nothing的腰包,谁叫他之前摸了那么多外快呢!Optronix站在一旁扶额,心想若是一开始就跟霍拉提奥提出金钱交易,或许也不用那么麻烦了。

众人出了大篷车,看到王子在教训兰比:“你看你,长这么大,身为狗头人这么巨大是很可耻的!你知道不知道?!”Nothing走过去盘问关于封印魔鬼的事情,结果兰比自幼就被卖给了马戏团,完全不记得部落的事情,包括封印的歌曲。

“等一下,那既然他连部落的事情都记不得,怎么能封印魔鬼呢?”Nothing听不下去了。

“我可以教他啊!”王子挺起胸,一副很伟大的样子。“我会唱,不过必须兰比来唱才能封印魔鬼。”

Optronix觉得头又开始痛了,他突然对这次冒险的未来有了不详的预感。王子把兰比拉到一边,开始教他唱封印之歌。众人业已不敢休息,只得看着王子一边敲兰比的头一边教,等天亮来渡船。

当天色发白时,兰比顶着满头的瘤,终于学会了封印之歌,但究竟有没有效果就天知道了。众人疲惫地回到甜甜圈镇的“暴躁的猪头鱼”旅馆,倒头就睡。与同伴们不同,Optronix睡饱4个时辰就精神十足,看到其他人依然在沉睡,他百般无聊地戴上猫面具,出门逛街去了。

当Optronix看到街上的一名守卫时,突然想起昨天在旅馆大厅内听到两个消息,便凑上前向守卫打听死狗与失踪的事情。对死狗的事情守卫轻描淡写地搪塞过去了,当问及守卫失踪,他笑了起来,说那其实是有名守卫跟磨坊主的老婆私奔了,所以要封锁消息。“我们这个狂欢节的特色啊,就是戴上面具后,大家可以敞开胸怀地追求别人哦!”守卫最后笑着说。

Optronix不由自主地摸摸自己的面具,心想怎么就没人来追求我呢……不知为何,他突然想起被黑衣巫师拐骗走的孪生兄长Megatron。精灵游侠叹了口气,本来还想去传闻死狗最多的工坊看看,突然变低落的心情驱使他回到了旅馆。走进大厅时,Optronix发现伙伴们已经睡饱下楼了,热闹的酒吧式大厅内惟独有两个陌生人没有戴面具,显得与周围的狂欢气氛格格不入。那两人都穿着法师式样的袍子,一个是30多岁的青年男性,另一个则是估摸着14岁左右的红发少女。

刚下楼梯踏入大厅的Nothing,一看到那位少女,立刻眼睛亮了起来,快步走过去。Optronix还没看清人类盗贼干了什么,就听到少女的高分贝尖叫声。酒吧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少女身上,只见她满脸通红地站起来,环顾了下身边,扬起手给了最靠近她的王子和兰比两记耳光。

身为狗头人的保护者Ygor见此情景,赶紧上前询问。少女涨红了脸,指着王子忿然道:“他……他非礼我!”

Ygor疑惑地看看委屈的王子:“他们不会做这种事情的,我以培罗牧师的信誉担保。”

Nothing轻轻拍了下少女的肩膀:“女士,我看到非礼你的人已经离开了。”

少女看了Nothing一眼,刚想说什么,王子就很委屈地指着可敬的“锁匠”,大声说:“是他干的,为啥打我啊?”

少女一听,气愤地抄起法杖作势要打,Ygor眼见不妙挡在两人中间想劝架,这一杖结实地敲在了牧师的身上。Nothing抓住时机赶紧辩白:“我只是不小心碰了你一下,为了避免加深误会才这么说的。”

看到Nothing脸不红心不跳一副正经无辜的模样,加上误伤了培罗牧师,少女心中也有些过意不去,收起了法杖。坐在一边的青年男子对眼前的情景巍然不动,继续专心地看书。周围却响起一片掌声,夹杂着:“好棒啊!这是冬之恋歌剧团的新剧目吧?”

少女情绪平静下来,开始与Ygor相互介绍,她的名字叫Liliana,是名刚毕业的法师。Nothing凑到专心看书的男子耳边低语:“先生,您家的千金脾气可真大啊。”

男子终于抬起头来:“那不是我的女儿,我不认识她。我叫Bart,请问你是……?”一番攀谈之后,众人很快熟络起来,听说王子与魔鬼的事情,Liliana立刻兴奋地喊着要加入,术士Bart亦被莫名其妙地拖了进来。Optronix摘掉猫面具,按摩了一下太阳穴,心想这下更加有得闹腾了。

酒足饭饱之后,业已是黄昏时分,众人出发前往工坊寻找魔鬼的踪迹。当他们拐过街角时,从路边的屋顶上突然跳下来一个黑影,扬手射出一道精光向他们袭来,Optronix眼明手快闪了过去,并迅速拿出弓箭后退几步大喊:“你是谁?干什么?!”

黑影没有回答他,矮人Bart抡着斧头想冲上去,屋顶上又跳下来两个黑影,把他夹击在中间。众人定睛一看,后来出现的生物,竟然是两只如狼狗一般巨大的老鼠!大家赶紧抄起武器,展开一场恶战。Nothing朝最初的黑衣人扔了个绊足包,将对方牢牢地粘在当地。Optronix连射几箭都落空了,Ygor更是挂了彩。看到心爱的牧师受伤,Arclok怒吼一声,陷入狂暴状态,冲上去对着不断冒出来的巨鼠一阵乱砍,只见鲜血四溅,瞬间就被野蛮人清了场。Nothing小心翼翼地靠近黑衣人,刚想缴械,对方就扔掉了十字弩,掏出把细剑迅速地抹了自己的脖子。这一变故让众人都呆了一下,回过神来的Nothing上前揭开黑衣人的面具,发现死者原来是个鼠人。他习惯性地搜了下尸体,没有什么特别的物品,再仔细一看,其身上的盔甲像是刚被染过颜色。

众人满腹疑问地返回旅馆,询问镇上有什么染店,获得的回答是——原来他们打算去的工坊就是甜甜圈镇内唯一的染坊。



×××××××××××××这里是吐槽××××××××××××

关于某个时间段的另一个角度

嘈杂的酒吧显然nothing寻找猎物的最佳场所,但今天的猎物却不是装满金币的钱包,而是少女曲线诱人的稚嫩臀部。以锁匠那独有的灵敏而又微妙的动作,nothing五根手指轻快的掠过目标,感受着布料下层层包裹的柔软脂肪。这是极其难以掌控的技术,因为操作者绝对不能被人发现自己的动作,却又要自己的目标能够充分体验身体上的异样。通常在这一刻,nothing比较习惯称呼自己为沉默的演奏家,而不是通常自称用的锁匠,因为数秒后少女的尖叫便响彻酒吧的每一个角落。
COMMENT : 2 TRACKBACK : 1 [EDIT] [TOP]

COMMENT

等待许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
2017/08/16(水) 18:01:10 | | # [Edit
等待许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
2017/09/07(木) 19:08:25 | | # [Edit

Comment Form


秘密留言

TRACKBACK

TrackBack List

管理员许可后即可显示
2012/11/03(土) 14:15:48 | [Del


自我介绍

nothing

Author:nothing
Nothing is more dangerous than a man with nothing to lose, and that's the truth!









FC2计数器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Copyright © nothing here All Rights Reserved.
Images from ふるるか ・・・ Designed by サリ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