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9.12 *Sat

战报——甜甜圈镇上耽美剧团的华丽表演第一回

  今天清晨对nothing来说实在算不上亲切,尽管秋日的艳阳和凉爽的微风让人觉得温度恰到好处,但一起床找不到店员就意味着吃不上早饭。眼前能够看到的只是一个晃着腿喝着麦酒的矮人和一个披着斗篷的奇怪家伙,耳畔还不时传来牛棚中牛和人相得益彰的惨叫,在一个略带抱怨和倦意的呵欠之后,nothing决定还是将视线和听力都集中在自己指尖跳动的硬币上。

  然而残酷的清晨却连片刻的安宁都没有赐予nothing,一阵疯犬咆哮般的歌声开始在燃烧的马车中回响,顺带振动着这家老旧旅店的木板发出凄惨的呻吟声,一个硕大的棕色身影摇摇晃晃的出现在大厅里。与之相对的,是刚刚从门外树上跳下来,身手矫健的纤细身影。一只半兽人和一只精灵很凑巧也很不凑巧的,在同一时间出现在了同一场所,在彼此互相撇了一下嘴角之后,两人分别走到大厅的两个角落里。当然,来自半兽人那突出的下颌中的古怪歌声也没有停止,而且完全没有停止的意思。

  当硬币在餐桌上旋转了超过500圈之后,店员终于带着牛蹄印形状的伤痕和一杯新鲜的牛奶出现在大厅,径直走到里面可能装着人的斗篷前:“这是本店今天的第一杯牛奶,所以需要1个金币!”就在nothing正准备在心中高呼黑店的同时,只见斗篷中伸出一只手递给店员一个金币,让他瞬间明白了这世上黑店能够存活下去的道理,毕竟总有钱多的没地方花的凯子。店员拿到金币后眉开眼笑,又开始在店里寻找新的财源,而他似乎一眼就看中了nothing手中正在旋转的闪光。

  “先生,请问您需要什么服务么?”

  真是就差没直接伸出手掌来讨了,店员过于殷勤的态度不免让nothing的坏心眼有些蠢蠢欲动:“请问,贵店今天的第二杯牛奶售价是多少?”

  “先生,本店的肉饼可是相当美味的哦。”

  “请问,贵店今天的第二杯牛奶售价是多少?”

  “先生,要不要尝尝本店特制的浓汤。”

  “请问,贵店今天的第二杯牛奶售价是多少?”

  “先生……”店员原本不依不挠的声音中已经略带颤抖了。

  “哦,对了,那就先让边上那个吵死人的家伙安静点吧。”既然已经玩够了,那么不如让这家伙解决些实际点的问题,更何况在场的每个人都不希望燃烧的马车在燃烧前就塌到自己的脊梁骨上。

  不得不承认,作为一名服务业的熟练工,这位店员还是颇有些方法的。不过短短数分钟,他就将巧舌如簧的将一大盘明显是昨天厨房下脚料的东西塞住了半兽人引吭高歌的嘴里。虽然接下来唏哩呼噜的声音也不怎么悦耳,但眼前最大的噪音源变成平生见过最大的垃圾桶这一点,对于众人来说已经是聊胜于无了。只是,那位不胜殷勤的店员又一次出现在nothing的面前,而且直接伸出了自己的手。

  “先生,您对本店的服务还满意么。”

  “嗯,不错。”nothing在店员满怀期待的目光下将硬币塞进了自己的口袋。“我还有点困,没事就不要来烦我了。”虽然这样比较节约,不过看看店员扭曲的表情,如果不想在食物里吃到奇怪的物质,接下来还是不要点任何东西来的比较好。

  之后的一切犹如受到了命运之神的催促,半兽人居然热情的邀请在坐的众人分享自己面前曾经是食物的垃圾,而众人居然也犹如鬼使神差般的接受了这样的提议。一名半兽人蛮子、一名精灵巡林客、一名矮人战士居然和两个人类坐在一起,既没有斗殴也没有争吵,大家仿佛老熟人一般闲聊着自己的种种,相约一同前往甜甜圈镇参加嘉年华,就连nothing介绍自己的职业为锁匠时也没有人表示任何的怀疑。然而,就在裹着斗篷的家伙掀开自己斗篷的瞬间,这种安静祥和的气氛又再一次支离破碎。

  当银色的发丝和碧绿的眼眸在阳光下闪烁出诱人的光芒时,众人都不太理解这位培罗的小牧师为什么要把自己塞进斗篷里;但是当性别与这位牧师同为雄性的半兽人展开猛烈攻势的同时,众人又瞬间理解了眼前这无奈的悲剧。随后培罗的小牧师终于不堪忍受夺门而出,而粗壮的半兽人则尾随而行,存心要看热闹的nothing自然一路跟了过去,矮人迈着自己的小短腿也跑出了旅馆,明显对眼前状况颇有忌惮的精灵虽然也跟在了最后,不过却小心翼翼保持了被路人当作前面那帮人熟人的距离;伟大的培罗将温暖的阳光撒在众人的身上,笑眯眯的看着自己信徒成长中的磨难,而被惊呆了的店员则在众人离去后才想起来那些人一个都还没付钱。

  



  依旧是秋日的艳阳和凉爽的微风,只是艳阳下和秋风中的众人看上去与这明媚的天气有失协调,一行五人为首的是落荒而逃的培罗牧师,紧跟其后的是大献殷勤的半兽人蛮子,接下来是看热闹看到有些呵欠连连的nothing,后面还有努力迈着短腿的矮人战士和可以保持着距离的精灵巡林客。值得庆幸的是一路人没有碰到任何路人,因此这支队伍里的诸位也不会出现更丢脸的可能性,直到一缕冲天的烟柱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嘿,你们有没有听到前面的路上有些奇怪的声音。”出于职业习惯,nothing总是对周围的环境保持着超乎常人的敏锐。众人顺着nothing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一条明显的烟柱正从森林深处缓缓升起。“我觉得,那似乎是我们的必经之路,各位是如何认为的呢?”

  毫无疑问,如果丛林中发生火事,那么表现上最兴奋的家伙毫无疑问会是一名精灵,或是他们地底下的远亲们。既然现在这里艳阳高照,那些严重畏光的地底远亲自然没空来串门,所以目前队伍中唯一的精灵便在一路小跑中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只在众人的耳畔留下在树丛中穿行的沙沙声。作为一名人类,nothing显然不会对树林抱有什么特殊的感情,不过他也十分清楚一场火灾可以在特定的情况下转化为大把的金币,当然绝大多数在场的人们都无法理解这种锁匠的职业思维模式。

  紧跟着精灵的步伐,nothing也钻进了丛林深处,片刻正在熊熊燃烧的火事现场和一脸疑惑的精灵便出现在他的眼前。眼前正闪烁着火星的是一辆翻倒的四轮马车,而马车边则站着两个裹着斗篷看似是半身人的小家伙,正在干nothing一路上计划中的事情,将马车上大把的银币揣进自己的口袋。“所以我说我讨厌这些矬子。”nothing嘟哝着,看着边上始终一脸疑惑的精灵。“你蹲这儿干嘛?不就俩矬子么。”

  “问题在于,我一直以为我能听得懂他们说话啊。”

  经过精灵提醒,nothing才注意到这两个半身人居然说的是龙语,承蒙当年师傅说做锁匠需要有远大的志向,特地在学院的屋檐下倒吊着进修过的这门语言居然在这里派上了用场。当然,在能够确定他们的语种之后,nothing对眼前这两个家伙的不满又增添了几分。“狗头人要想乔装矬子们趁火打劫好歹要注意下自己的语言习惯嘛,这种一眼就能看出来的表演也太缺乏技术含量了。”一边嘟哝着,nothing解下了腰上缠着的刺链,准备在眼前那亮闪闪的银币全部落进狗头矬子们腰包前,和他们好好打一个有些刺激的招呼。

  “二位上午好,看上去你们似乎需要帮助的样子。”挥舞着手中的刺链,nothing缓缓走向斜坡上两个正在趁火打劫的家伙。

  很明显,突如其来的喊话让两个小家伙吃了一惊,但两人却摆出了截然不同的姿态。

  “你……你是什么人!”说这话的家伙拔出了自己腰间的小刀。

  “啊,勇士,伟大的英雄。”说这话的家伙则是一脸期待的笑容。

  两人对视了一下,鹰派的那位似乎屈服于鸽派某些不知名的压力,只能后退了一步把拔出来的刀按在腰间,把话语权拱手让给那位看上去颇有些理想主义者色彩的鸽派。“啊,勇士,伟大的英雄。你们就是传说中的英雄么?”

  虽然对这个有些出乎意料的问题有些吃惊,不过nothing还是决定占据主动权:“我说,两位可爱的半身人,你们是不是说通用语比较好!”

  很明显,两只狗头矬子也被这句话吓了一跳,不过还是努力以比较奇怪的通用语重复了一遍刚刚的话。不过,坏心的nothing并没有打算就此结束自己的攻势:“两位能不能把斗篷的兜帽取下来,要知道对于人类来说,看不到对方的脸可是没法进行交谈的。”

  虽然做好了一刺链抽到那两个小家伙身上的准备,但除了那把比黄油刀大不了多少的小刀抖了一下之外,两个小家伙还是乖乖取下了自己的兜帽,而两个同时拥有狗头人和半身人外形特征的脑袋也就出现在正好赶来的众人面前。如此古怪的造型,自然让初来乍到的众人浑身一颤,而半兽人蛮子更是直接举起了自己的斧子准备来个痛快,两个可怜的小家伙又一次发表了截然不同的意见。

  “反正说了你们也不会听,我……跟你们拼了。”黄油刀再一次横在鹰派的胸口。

  “其实,我们是两个被诅咒了的半身人。”鸽派又发表了全新的和平宣言。

  经过再一次对视,黄油刀重新回到腰间,鸽派又一次诉说了自己和同伴被诅咒的悲剧。与此同时,马车旁的树丛中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声,而培罗的小牧师则充满爱心的跑了过去准备救死扶伤,对眼前一切两眼一抹黑的精灵和矮人也决定放弃思考,去接受新的事物来换换脑子,只有蛮子和nothing留了下来照看两个有趣的小家伙。尽管对于小家伙们的说辞颇为怀疑,不过一时之间也找不出什么反驳的理由,因此nothing决定好好的套一套这两个家伙的话,只是半兽人蛮子明显不会存在人类如此缜密的思维模式。

  “MLGBD,我看这两个家伙太不爽了。”伴随着蛮子的大吼,nothing的耳畔响起了清脆的咔嚓声,一抹红色的血雾陡然浮现在天空。转过头去,眼前能看到的两个小家伙只剩下一个半,而蛮子则挥动着巨斧准备让另外一个小家伙和他的同伴维持同样的数量平衡。不过剩下的那个小家伙也没有打算就此认命,而是迅速拔出一把比缝衣针粗不了多少的小匕首准备反抗。在考虑到对方的安全和自己即将受到的攻击可能性后,nothing还是决定先从那家伙手上把缝衣针弄下来,接下来再决定怎么处理剩下的问题。然而粗大的刺链实在无法缠上缝衣针大小的匕首,那小家伙迅速而准确的捅了蛮子的胳膊一下,趁着对方的疏忽窜进了树丛,伴随着“不应该是这样啊!你们不是勇士么!”的喊声消失的无影无踪。目前的事态显然有些混乱,但nothing至少没有失去最基本的判断能力,趁着蛮子擦拭斧子上血迹的时候,将地上那具尸体身上零零碎碎的东西摸了个底朝天。一个小小的易容工具包充分说明了这家伙作为狗头人的事实,但两枚紫水晶和100金币却让nothing不免在庆幸中有些顿足捶胸,锁匠的直觉告诉他刚刚那一斧子不但干掉了一条狗头人,也可能干掉了一大票值钱的生意。

  收拾好属于已故狗头人的细软,nothing带着复杂的心情来到马车旁边,只见众人围着一个脸色青紫的矮人唧唧咕咕,据说这是那辆马车的遇难者之一,而另一个则脸朝下死着趴在路边,而袭击他们的似乎是一群会飞的小东西和一个穿盔甲的小个子。虽然nothing提议以适当的价格向矮人出售自己身上的抗毒药剂,但却在众人鄙夷的眼神中被拒绝了,培罗的小牧师用发光的双手抚摸着矮人的躯体,让青紫的肤色回复了些许血色,但也让这矮人恢复了足够的神智,以至于在nothing准备摸两个银币的时候竟然被这家伙看个正着。在众目睽睽下归还银币的时候虽然没有被人念叨什么,但恐怕大家都已经理解了锁匠职业的真谛,对于nothing来说以后想在同伴身上顺点零钱的可能性似乎大大降低了。随着矮人回复到能够行走的健康,众人继续向甜甜圈镇进发,只不过这次带着一个半死的矮人,一箱不属于自己的银币,外带一具倒霉的尸体。





  抵达甜甜圈镇,瞬间就能从人们的面具和服饰上感受到嘉年华的欢乐气氛,只是半死矮人的呻吟和那具快要出味的尸体使这一切大打折扣。好在将半死矮人和尸体送达目的地后,众人得到了丰厚的报酬,不但拿到满满一袋子的银币,更经介绍获得了旅馆的折扣。虽然这家名为暴躁的猪头鱼的店名字颇为古怪,但至少低廉的价格和美味的烤乳猪还是很能满足人们在嘉年华中所需要的气氛,不过这里美味的食物似乎和nothing没有太大的关系,因为一个熟悉的影子拖着一口小棺材一样的东西从酒店门口一闪而过。

  “各位,我好像刚刚在门口看见熟人了,先失陪一下。”从刚才的收获中嗅到金币味道的nothing毫不犹豫的闪了出去。虽然嘉年华期间的街道颇为拥挤,而那个熟悉的家伙脸上带了面具,但nothing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这正是那只刚才夺路而逃的狗头人。迈着轻快的步伐,nothing迅速跟了上去,俯下身悄声道:“先生,可以跟你谈谈么?”

  狗头人颤抖着转过身子:“你……你想干什么?”

  “我们那位脾气暴躁的朋友现在不在,所以我觉得我们可以坐下来好好谈谈关于刚才勇士的话题。”

  “没……没什么好谈的,你们杀了我的同伴。”

  “先生,如果你不愿意和我谈谈的话,我会告诉大家现在镇子中央的街道上站着一只危险的狗头人哦!”

  对于执着的人来说,让他认识到自身生命安全的威胁显然是说服他的最佳理由,而这道理对狗头人同样有效。可怜的小家伙无奈的屈服于nothing的建议,重新开始讲述关于勇士的故事,而培罗的小牧师也恰巧的赶到了,虽然nothing很怀疑这家伙跟过来的动机是想让自己的工作暂停营业,但至少一位看上去温和的牧师比较能够让可怜巴巴的小家伙开口讲话。

  “你们……你们根本不知道你们干了什么!盒子里的魔鬼被放了出来,如果不把它抓回去,就会越变越多,到时候你们人类也会倒霉的。”

  “等下,魔鬼。你们狗头人把魔鬼放出来了?”

  “之前魔鬼就关在这个小箱子里。”狗头人踢了踢脚边棺材样的小盒子“不过它跑了出来,而且越变越多,所以酋长派我和我的护卫一起出来寻求勇士们的帮助。”

  “越变越多,到底有多少?我可不希望遇到自己解决不了的麻烦。”

  狗头人伸出爪子点了一下,喊着“很多。”随后,nothing和培罗小牧师的头猛得一沉,恨自己为什么期待这些家伙的算术能力。

  “好吧,好吧,让我们换个话题,如果我们帮你解决了这些问题。”nothing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撮了撮自己的手指“你们能够付给我们什么?”

  “什么!你能帮我们解决那些魔鬼!”狗头人明显兴奋了起来“你们就是那些勇士么!”

  “是,是,我们就是你在找的勇士,不过勇士办事可是需要报酬的。”

  “没问题!我以王子的身份保证,只要你能帮我们部落封印这些魔鬼,我父亲一定会给你们一笔丰厚的报酬!”说着狗头人从怀里掏出一大卷纸,似乎是一张准备拿来悬赏的告示,最下面还署有狗头人酋长的大名。

  nothing一边看着告示,一边在脑海中浮现出一个想法:“你父亲有多少个儿子?”

  “嗯……我想想。”狗头人王子举起爪子,再度陷入了沉思。

  “对不起,你当我什么都没有问过好了。想不到我这辈子见过的第一个王子,居然是个不知道有多少兄弟姐妹的狗头人。”nothing一遍卷起手里的告示,一边把头转向旁边的牧师。“你觉得我们回去应该怎么向大家解释这一切?”

  “把他带回去,让他说明不就好了么?”明显培罗的小牧师没有抓住问题的关键。

  nothing顿了顿,一字一句的缓慢说到:“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说,才不会让那只蛮子砍了这只小家伙。”

  在认识到未来的危险后,狗头王子迅速抱紧了小牧师的腿,瑟瑟发抖的向袍子深处爬去:“我……我不去了,那个大家伙刚杀了我的护卫,我才不要死。”

  “你放心,不会有事的。”小牧师温柔的开导着狗头王子,却完全没有认识到这种发言给自己带来的麻烦。

  “这么说,你会保护我的吗?”

  “这个啊……”

  “你一定会说话算话,保护我的对不对!你发誓!”

  看着眼前即将展开的拉锯战,nothing决定狠心将小牧师推入火坑结束一切:“就交给你了,要知道你可是善良的培罗牧师,一定要保护这可怜的小生命。而且,那大家伙不是对你很有好感么,所以你说的话他一定会听的。”

  由于牵扯到自己的信仰忠诚度问题,小牧师终于毅然决然的带起腿上的狗头王子,迈步走向旅馆。半路上,nothing一扭头看到精灵巡林客,这家伙似乎刚才一直躲的老远偷看,两人相视片刻后狠狠的点了点头,提前对即将到来的悲剧表示深切的哀悼,而事情的发展也确实如两人所想的一般凄惨。

  一回到旅馆,由于拖着狗头王子步行而有些喘息的小牧师,首先对蛮子开了口:“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跟你说!”

  “亲爱的,你说吧!你说什么我都会听的!”酒足饭饱的蛮子很明显也是饱暖思淫欲的典范。

  虽然牧师往后缩了一步,但是在信仰的力量下,还是鼓起勇气撩起了自己的袍子,露出上面抱着狗头王子的大腿:“我希望你能不要动这个小家伙。”

  众人在肯定牧师的勇气后,瞬间否定了牧师的交涉能力,而蛮子摸起斧子的动作更是证明了众人的想法:“本来我刚才就想放过这个小家伙的,不过现在看他这样我就又有点不爽了。”与此同时,蛮子夸张的动作也吸引到了旅馆酒吧中其他闲人的视线。

  “不,请不要伤害他,至少这一点请务必要答应我。”

  “为什么你不愿意接受我,反而这么在意他呢!”

  “这,这是有原因的,我一定会向你好好解释的!”

  “我现在只想砍了这个家伙,只要他离开你的腿,我保证不会让他走出这家旅馆。”

  “请你一定要相信,我和他之间是没什么的。”

  “那么,你愿意向我保证。”

  “我保证,我以培罗的名义向你起誓,我不会欺骗你的。”

  “好吧,为了我的爱,为了你的誓言,我愿意放过他。”

  随着蛮子放下手中的巨斧,酒吧中瞬间响起雷鸣般的掌声,欢呼喝彩口哨声不绝于耳,数不清的金币和银币飞向两人站立的地方。本年度嘉年华的最佳表演就此诞生,虽然两名当事人并不这么认为,nothing起初也不这么认为,但在将地上的金币全数收紧口袋之后,他还是同意了大家的观点,而在有人将他当作经纪人想要邀约表演之后,他更是完全赞同了这一切,甚至收下了那人的名片,有些想要奉劝大家改行的冲动。

  在酒吧众人的夹道欢送中,众人返回了自己的房间。狗头王子向大家诉说了一切,而且提到想封印魔鬼就必须找到他们部落之前被赶走的一个家伙,而哪个倒霉的家伙现在正被某个剧团拿来展览。提到剧团,nothing翻了翻口袋,发现刚刚收下的名片,正好就是剧团的团长。于是,众人决定次日开始采取行动,各自回房休息,经过蛮子的时候,nothing不由为牧师的未来深深的担忧了一番,因为蛮子的背包里赫然能够看见一块还没用过的肥皂。
  
COMMENT : 0 TRACKBACK : 0 [EDIT] [TOP]

COMMENT

Comment Form


秘密留言

TRACKBACK

TrackBack List



自我介绍

nothing

Author:nothing
Nothing is more dangerous than a man with nothing to lose, and that's the truth!









FC2计数器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Copyright © nothing here All Rights Reserved.
Images from ふるるか ・・・ Designed by サリ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