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7.15 *Wed

7月12日战报——那林、那鬼、那女人

  第一章 与死亡擦身而过的森林

  与往日一样,六狼镇市中心的公告栏依旧堆满了人,虽然费伍德森林的失踪案件对这里的每个人来说都已经司空见惯,但这次的倒霉蛋却是贵为男爵的热拉迪许先生。也正是因为如此,吝啬的执政官先生才会在这里挂出高达6000金币的悬赏告示,然而这对于爱惜自己生命的人来说实在是太不值得了。不过,对于那些囊中羞涩却又热衷于在刀刃上漫步人生之路的冒险者来说,这倒绝对算得上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事实上布告栏前那群全副武装的家伙也是这么认为的。

  “6000金币,这倒真不算一笔小数目,感谢这位倒霉的男爵。”nothing点了点自己干瘪钱包里的硬币,吹了声口哨“不过,能值6000金币的案子,会不会有点太玩命了。”

  “至少先找周围的人打听一下吧。”回话的是裹在斗篷里的崔斯特,虽然看不清身形,但从身材不难看出他原本应该是一位森林住民。

  旁边全副武装的伊格尔点了点头,开始向围观的人群搭话,毫无疑问他身上培罗的圣徽说明他是最适合做这件事的人,而人们也乐于向这位太阳神的牧师提供自己知道的一切。“看来这片森林确实很有问题,似乎镇上的居民都对失踪习以为常了。”牧师叹了口气,看着身边一直沉默不语的德鲁伊。
  
  “自然无法容热不自然之物的玷污,恐怕上天指引我来此正是为了净化林中的污秽。”妮娜的视线始终望向森林深处,仿佛能够感受到林中的异样。

  “算了,先去问过执政官大概情况再决定吧。依莲尼亚、阿克洛可,你们两个在那边干什么?”不远处的墙角蹲着身形巨大的阿克洛可,而依莲尼亚则正在打坐冥想。

  “去找执政官用不着这么多人,我就姑且先留在这里吧,阿克洛可你打算怎么办?”依莲尼亚依旧双目紧闭不动声色。

  “我想这里人来人往的,是不是能卖艺赚点零钱。”一边说着,阿克洛可一边卷起了自己的袖子,露出粗壮的手臂。

  “祝二位生意兴隆。”nothing从地上捡来一个罐子,扔在看似颇为奇怪的二人组面前,拖着其他人一路跑去了六狼镇执政官的家。

  从眉头紧皱的执政官那里,冒险者们找到了自己需要的信息,倒霉的简森.热拉迪许男爵不过是来这里旅游,然而却无意中晃进了传说中的鬼林一去不复返。考虑到责任追究问题以及鬼林里恐怖的传说,执政官先生即便不够慷慨也只能倾其所有,开出高于行情的6000金币悬赏,而他那美貌的法师妻子也拿出了自己珍藏的卷轴和药剂。虽然,身手灵敏的nothing似乎对执政官不愿支付定金有些不满,但执政官妻子身体柔软的触感也足以让他忘掉这小小的不快。不过,仅有这点信息还是远远不够的,因此执政官向众人推荐了镇子里一位知名的女巫,据说她的预言在此地相当的著名。

  “要去找女巫问问看么?”伊格尔回头征求众人的意见。

  “不过在那之前,我们是不是应该先把城墙根边上那俩人找回来。”
  
  于是一群人又浩浩荡荡走回城墙根,原本准备靠打把式卖艺赚点零用的阿克洛可和依莲尼亚果然一无所获,nothing随口多说了两句,又与自尊受伤的阿克洛可发生了口角。灵敏的游荡者打算依靠灵敏的身手伸脚绊这个看上去不甚灵敏的蛮子一下,却没想到正好被看在眼里,随后引发了一场内部斗殴。然而斗殴的经过竟然是nothing勇敢地向阿克洛可扑上去,并成功的将他摔倒在地,并如同牧场捆牛一样在双脚间系上了绳子。如果不是崔斯特一箭射断绳子,恐怕当天将会为阿克洛可添上继父母双亡后的第三个悲惨的回忆。

  虽然多少有些曲折,但这队热闹的冒险者还是来到了女巫的小屋,并向她请教鬼林的传说。当然,正如所有神棍的预言一般,女巫写下了一首短诗作为指引众人的路标,但是与其说诗词晦涩的无法解释,倒不如说无论怎么想都能得到解释,众人只得暂时将这份不知道是否有用的提示留了下来。而之后兵分两路前往两家不同的酒吧,也没能够找到什么有用的消息,倒是nothing想凭借伸手赚点零钱时被当成了性骚扰,脸上多了个红润的掌印。

  这个夜晚除了想要找神殿的同事们打听消息的伊格尔和同行的依莲尼亚之外,在执政官提供的住所里众人身上丝毫没有紧张感的存在。有些挑枕头的崔斯特为了能够像家乡一样睡在树上,而一次又一次的从树干上滑落;妮娜在位于城镇中心的小花园里,寻找着明显不会出现的猫头鹰;nothing从背包中摸出自己的绳子,打算在阿克洛可房间门口做个简单的绊脚索,却发现自己的门口被撒了足足20镑的铁蒺藜,而罪魁祸首阿克洛可本人则窝在崔斯特的房间中发出愉快的鼾声。
  

  次日清晨的阳光并不明媚,但被6000金币所驱使的众人依旧毫不犹豫的踏入了森林,踏着厚厚的落叶渐行渐远,直到一个小木屋出现在他们的眼前。身手不凡的冒险者们很快的控制了局面,但却发现这里不过住了两个平民,之后便再度收拾行装继续向森林深处走去。随着逐渐深入森林,夜幕也随之降临,大家决定在林中安营扎寨。但考虑到安全问题,nothing在营地周围装上了绊脚索,阿克洛可在地上撒满了铁蒺藜,并留下了崔斯特和妮娜躲在树上放哨,但随后两人听到一个奇怪的女声之后,便莫名的坠入甜蜜梦乡,一起从树上扎了下来!
  
  接下来的一个次日清晨,众人从睡眠中醒来之后迅速的陷入了恐慌。不但负责放哨的两人竟然起的比其他人都晚,而且周围布下的绊脚索和铁蒺藜都无影无踪,但好在其它物品一样不少,身上也毫发无伤。只是林中泛起了层层迷雾,即便是妮娜的指北术也难以辨别方向,也无法在地图上确认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最后,这只能勉强根据记忆,朝着眼前小路的一方前进。

  一行人在林中越走越深,又一座小木屋出现在六人的面前,而屋中还走出一位貌似是樵夫的人,不过既然看起来是人,伊格尔还是决定和他去打个招呼,而nothing和依莲尼亚却始终不大信得过这个看似人畜无害的家伙。

  “您好,请问您是住在这里的么?”

  “对,我是这里的守林人基德。”

  “守林人?我记的执政官明明说过这森林里从来就没有守林人!”nothing悄悄的摸了上去,将樵夫绊倒在地,掏出匕首对准他的喉咙“先生,麻烦你安静的跟我们到林子里来。”随后将他拖进了远离木屋的林中。

  “先生,现在请你告诉我们你究竟是什么人,据我所知这片该死的森林里可没有什么守林人。”nothing略微的加重了手中匕首的力度。

  “我确实是这里的守林人。”樵夫拼命的挣扎着“我和家人住在这片格林希尔是森林里已经十几年了!”

  “等下,格林希尔森林,这里不是费伍德森林么?”自称是守林人的家伙这段话着实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

  “你们搞错了,这里是格林希尔,赶快放开我!”

  “该死的,难道是在我们睡着的时候发生了什么?”nothing用手指刮着皱起的眉头“不是我的绳子不见了,而是绳子边上的我们不见了?”

  “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现在是哪一年?”妮娜突然提出了一个让众人都有些吃惊的问题。

  “那还用问么,当然是1468年。”

  “该死的,果然是我们不见了。”nothing小声嘟哝着。

  不过既然这是一场误会,伊格尔也马上向守林人基德解释了一下大概的缘由,不过令人惊奇的是,基德竟然有看到似乎是男爵一行人经过,看来在森林中迷失了时代的人并不是只有他们六人。等解释清楚,基德也对刚才的暴行表示释怀,并邀请大家进入自己的木屋休息一下。但nothing和依莲尼亚依旧建议大家保持警惕,并决定在门口放哨,以防进屋之后众人一起发生不测。

  屋内基德一边忙着做饭,一边和众人闲聊着,看得出妻子外出串门让他有些寂寞,而屋内患病卧床的女儿则颇让他有些担忧。虽然伊格尔提出见一下他的女儿,看看能不能帮忙治疗这个可怜的孩子,但却被基德以女儿正在睡觉拒绝了。深爱女儿的父亲拒绝一个培罗牧师的治疗,实在让人有些疑惑,伊格尔悄悄使用了侦测魔法,发现里屋似乎有着类似于祝福术之类的魔法反应。对此感到疑惑的不但但是伊格尔,屋外的nothing和依莲尼亚也听到了这一切。想要揭开这个疑惑,最好的方法当然是亲眼一见,事实上这也正是nothing所擅长的。
  
  nothing轻手轻脚的绕到屋后,翻进了礼物的窗户,但眼前的床上并不是熟睡的小女孩,而一句似乎死去许久的女孩遗骨。也就在这一瞬间,森林的深处传来了一个女人凄厉的叫声,夜幕般的黑暗瞬间笼罩了整座小屋的周围。守林人基德的皮肤在众目睽睽之下融化,原本健壮的肉体丧失了血色,变成了僵尸独有的苍白,而小屋本身也如同长出了血肉一般堵住了所有出口。

  “我就知道不能相信这家伙!”依莲尼亚猛踹原本是门的地方,但这堵血肉之墙却没有任何反应,而笼罩森林的黑暗也使他无法辨别周围的状况“可恶,难道我就只能等在这里么!”

  如果说屋外的依莲尼亚仅仅是被隔离,那么应该说她已经十分幸运了,因为屋内的众人正被变成僵尸的基德所攻击。这家伙的力气十分惊人,轻松便将伊格尔和阿克洛可打成重伤,而众人在他身上留下的伤痕却会在瞬间恢复。屋内的nothing能够清楚的看到这一切,很明显目前他即便冲到外面给那只僵尸一下也不会有什么帮助,但屋内床上尸骨手上一个闪亮的胸针却吸引了他的注意。

  “毁灭之力幼者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位女巫似乎是有这么说过的。”nothing仔细检查了床铺,发现没有什么机关和陷阱,便一把拿起了胸针“虽然我不怎么信任那些玩水晶球的老太婆,但似乎现在也没什么好办法了。”

  幸运的是,僵尸基德看到胸针的瞬间便停止了自己的脚步,而nothing则抓紧这个时间将胸针刺进了他冰冷的身体,随着一阵痛苦的惨叫,基德与堵住房屋的血肉之墙一同消失的无影无踪,阳光也重新撒入小屋四周的森林。

  “这到底都是怎么回事?”屋外的依莲尼亚完全不清楚其中的情况。

  “告诉你也不会相信的,就连我自己也不愿意相信,不过现在我们至少得看看这屋子里还有没有别的奇怪的东西。”说着nothing又重新回到屋中,无视伊格尔抱怨的目光撬开了房间里每一个抽屉和柜子。“看看这个,似乎是这里女主人的日记。”

  “(好长啊好长啊好长啊,谁他娘的记得住啊)”

  “杯子,这里面提到了杯子,女巫的预言里也有说到。”妮娜指了屋子后面“而且,似乎这里能看到日记里提到的那个墓,要挖开看看么?”众人对视,互相摊了摊手,开始在房间中寻找挖掘的工具。很快,应该装着基德的坟墓被挖了一个足够塞进三个基德的坑,然而里面却空无一物,虽然对于众人来说也算是在意料之中,但多少还是有些失望。不过墓穴旁边的一条小道,却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接下来怎么办?沿着这条路继续走下去么?”

  “我估计往回走也回不去了,不如休息一下继续往里走走看吧。”

  “那么我、阿克洛可和妮娜先放哨,你们三个先休息吧,刚才对付基德消耗了不少神术,八小时之后轮班。”崔斯特拉近弓弦,跃上了一颗小树。

  但仅仅过了两个小时,林中深处又传来了女人凄厉的叫声,黑暗再次笼罩小屋,而众人也发现自己竟然什么也听不见了。虽然交流起来有些困难,但众人还是成功沟通作出决定,在这里休息似乎是不可能了,甚至还有可能精神崩溃,还是赶路比较要紧。

  众人背起莉达的遗骨和依尔莲的日记沿着墓穴旁的小路前进,随着听力渐渐恢复,眼前的道路也逐渐开阔起来,一座城镇出现在六人眼前,但是这座城镇也被迷雾所笼罩,透出阴森的气息,街上也只有很少的行人。

  “嘿,先生,能问你们个问题么,这里是什么地方?”nothing将从莉达遗骨手中拿来的胸针别在袖口,向路人打听镇子的情况。

  “这里是金号镇。你们是从那个森林来的么?”路人似乎十分吃惊“那里面很危险的,只有在这里才会很安全。”

  “那个森林叫什么名字,我们也是迷路了才会走到里面的。”

  “不知道,反正里面很危险,只有镇子是安全的,森林的事你可以去教会问那里的女祭司,她什么都知道。”

  “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今年是哪一年?”

  “XXXX年。”

  “非常感谢您的帮助。”nothing拍了拍路人的肩膀,回到伙伴们的身边“现在情况相当不妙,时间又变了,但依旧不是我们的年代,而且那家伙等于什么也没说。最重要的是,不知道应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这家伙不怕我袖口的这个胸针。”

  “至少我们知道有个教会可以去。”伊格尔似乎有点高兴。

  “教会教会,你们这帮牧师就知道教会,你有没有考虑过这里供奉的可能是你那位神的死对头。”

  伊格尔回头笑笑:“至少我可以肯定这里确实很安全,眼前这栋教会供奉的是洛山达,而他最憎恨的东西之一就是不死生物。”
COMMENT : 2 TRACKBACK : 0 [EDIT] [TOP]

COMMENT

敲碗等下篇
2009/07/23(木) 23:18:58 | URL | 蛮子 #- [Edit
同敲碗等下篇
2009/08/07(金) 00:25:40 | URL | 牧师 #- [Edit

Comment Form


秘密留言

TRACKBACK

TrackBack List



自我介绍

nothing

Author:nothing
Nothing is more dangerous than a man with nothing to lose, and that's the truth!









FC2计数器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Copyright © nothing here All Rights Reserved.
Images from ふるるか ・・・ Designed by サリ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