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4.13 *Mon

平行世界的威士忌饮用手册

方法一:

  夏日的夜晚,坐在洒满白炽灯光芒的房间,令空中的繁星也为之黯然失色。裸露的肌肤在湿热的空气中挥洒着这个季节的热情,溢出细微的汗珠遍布全身,即便是偶然吹过的夜风也无法抵抗身体诚实的告白。面前的电脑正缓缓地播放着一段也许已经流传百年的相声,屏幕中郭德纲的嬉笑怒骂让懒散的精神添上了一抹笑意,嘈杂的声音为这个夜晚的燥热做出了另一种诠释。端起手边红黑两色的塑料杯,尽管看不到其中琥珀色液体,但芝华士12年浓郁的香味已经溢满了肺腑,勾起了心中最原始的冲动,使我禁不住将之一饮而尽。党苦涩的液体顺着干渴的喉咙缓缓滑下,身体的深处燃起了毁灭的火焰,它足以摧毁任何一个意志薄弱的人,用优雅的琥珀色描绘每一个悲剧的诞生。然而,手边的淮盐花生却轻而易举的拯救了毁灭边缘的我,模糊的意识在咀嚼中恢复了清醒,燃遍内脏的火焰也被那无法模仿的香味所熄灭,那廉价却又令人无法抵挡的香味。灵巧的舌尖舔拭着唇边残留的盐粒,之后又混合着酒液与汗液在口中缓缓搅拌,我回味着夏夜的深邃静静地合上疲惫的双眼,倾听着电子管中流动的电波和夜幕所笼罩下的空灵。

方法二:

  初春的半夜,稀里哗啦的雨让叫春的猫都回家休假去了,我一个人窝在酒吧里矮不隆冬的小桌前,等着一样闲得发慌的朋友过来唠嗑。坐了大半天,一个不知道是阿三还是哪里的黑皮老外服务员才终于看到这儿有个人,操着中国人听不懂外国人也不明白的英语问我要点什么。看完菜单,摸了摸干瘪瘪的裤子口袋,发现只有强尼走路还不会喝的我吃不起饭,然后又琢磨了好一阵才想起怎么能给眼前这位说清楚我到底要啥,再等这位端着东西回来,已经是差不多半个钟头以后的事了。端起杯子,一口下去先干掉半杯,差点就没给呛了个半死。喘了两大口气,边咂吧着嘴边盘算这一口下去抵得上我平时一顿饭还有多,这一盘算差点没心疼得又给吐出来。这一有吐的感觉不要紧,酒精呼的一下就上来了,刚才还冻得白刷刷的脸立马红的跟猴屁股似的,头也跟着开始犯晕乎,接着就稀里糊涂一脑袋栽桌子上,半晌也没爬起来。
COMMENT : 0 TRACKBACK : 0 [EDIT] [TOP]

COMMENT

Comment Form


秘密留言

TRACKBACK

TrackBack List



自我介绍

nothing

Author:nothing
Nothing is more dangerous than a man with nothing to lose, and that's the truth!









FC2计数器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Copyright © nothing here All Rights Reserved.
Images from ふるるか ・・・ Designed by サリ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