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Archive : 200905

2009.05.29 *Fri

战役之一只绣花鞋——上窜下跳的流氓团伙 VS 可怜的路人和对手


  在某个不知名的城镇中某个不知名的酒馆里,一个相貌不凡的贫苦术士正在用浅薄的戏法为自己赚当天的晚饭,不远处的吧台前站着一个面目可憎的半兽人,大声嚷嚷着要吃肉填饱肚子,而与之相对的是某个用斗篷裹紧身形窝在角落安安静静的家伙。不过大多数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一个脑袋上有七个伤疤的和尚头上,再加上这家伙说的话十分莫名其妙,几乎成了方圆数里之内最著名的奇珍异兽。然而,一名城市警备队的公子哥手持告示来到酒馆打破了这里的平静,在吟游诗人的婉转的歌声中人们得知这里某个大富商可爱的女儿惨遭绑架,也得知这可能会有一大笔不菲的赏金。一旁善良的培罗牧师准备履行自己的职责,某个准备大捞一笔的非正当行业从业人员也跟着摸了过去,渴望成名的游侠、要钱买肉的野蛮人以及被少女美貌这一传闻所吸引的部分奇怪人士,也各怀鬼胎的先后赶到。




  来到富商家门口,这群志同道合又各怀鬼胎的人作了次简单的自我介绍,之后就派出其中长相最光鲜术士前去叫门。但就在叫门的瞬间,一个紧裹斗篷的黑影悄悄地溜进了庭院,紧接着和尚一个旱地扒葱腾空而起也纵身跃入了院中。门外剩下的五人面面相觑,但也别无它法,只好等老管家前去通报主人。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先进入庭院的黑影紧跟着老管家一路走进主人的房间,原本想秀一下自己的身手,不料却阴沟翻船被人看出了破绽,只好揭开斗篷自爆身份,然而换来的却是两人的惊呼“卓尔!!!!”跟在后面的和尚心想大事不好,急忙跟进去想要帮忙解围,念了声“阿弥陀佛”后没想起接下来要说啥,便又径自退了出去蹲在门口不言不语。门内乱做一团,门外也等的心急火燎,非正当行业从业人员三下五除二施展拿手绝活,直接拆下了门锁,一群人便在路人的众目睽睽下晃进了屋内。众人进屋一看,一个黑皮精灵正满头大汗不知说啥是好,一个和尚蹲在墙角念念有词,心中顿时就明白了大半。俗话说货卖一张皮,又是脸皮最细嫩的术士进去诉说其中种种,满嘴胡言乱语坑蒙拐骗唬的主人一愣一愣,只好将信将疑的说出了事情的原委,之后两人商谈价钱术士私吞报酬一事这里按下暂且不表。

  原来这富商家中不幸遭贼,但是对方不但偷了他家的钱,还顺带拐了他家年仅5岁的小女儿只留下绣鞋一只,两个守卫还被人打成重伤,实在算的上是家门不幸。众人商谈一番,决定前往案发现场了解情况,其中兵分三路,游侠和诗人调查现场足迹,术士和牧师询问受伤的守卫,而其余人则上窜下跳外带偷鸡摸狗。第一路获得了极大的成功,轻而易举就查出了一堆地精的痕迹;第二路虽然费了点周折,不过一番威逼利诱下守卫也吐露实情,原来二人当日翘班享乐才导致外贼潜入,为了不至被主人责怪才互相抽成了重伤,而且明确证实那晚的犯人就是一群地精。至于第三路,则在和尚的带领下开展了上窜下跳活动,在小姐的屋内跳上跳下,开始非正当行业从业人员还借着摸来的钥匙准备捞上一笔,结果被和尚的华丽表演蒙蔽了头脑,纵深一跃摔了个头破血流,反倒让见钱眼开想肉吃的蛮子捡了个便宜,把80多个金币一次包了个圆。




  既然了解了来龙去脉,当然要向传说中每个冒险者都砍过的地精宣战,一群人浩浩荡荡杀出城去,一路披荆斩棘砍瓜切菜,干掉了埋伏在半道上的地精杀入老巢。只是那位非正当行业从业人员技艺不精,将有限的生命投入到了无限的偷鸡摸狗中,面对陷阱只好以非凡的胆量勇往直前,最后成功的用自己与蛮子的健康换来了大家的安全。进入充满恶臭的洞穴,游侠灵敏的听力发挥了作用,众人在敌人最后防线前成功的摆好了阵势,预备一鼓作气直捣黄龙。但是在蛮子一路踉踉跄跄的噪音,和智商高一点也略微狡猾一点的大地精埋伏下,之前部署的阵式反而造就了最危急的情况。虽然不过区区几只地精,可是有了地形的优势再加上如有神助一般的“哔~~~”,个个准头都超乎寻常,手起刀落必掉一块肉。眼看着冲在前面的和尚和蛮子成了刺身,剩下的群众们也开始超常发挥,以一下一个的速度迅速解决掉几个麻烦的家伙,之后术士一记法术让其余三个地精酣然入梦,这才让蛮子大仇得报砍了个痛快。最后一只可怜的地精被五花大绑扔在一边,开始在地精窝里翻箱倒柜,而和尚则悄悄给蛮子下了个绊脚,让他刚才摸得钱撒了一地,原来刚才蛮子的行径早被和尚看在眼里,这时一股脑全抖了出来让众人又共产主义了一次。出乎意料的是,在对最后地精的拷问中得知,那大小姐早在昨晚便凭着鬼哭神嚎的功力吓傻了整窝地精,随后一溜小跑不见踪影。众人恼羞成怒,原本打算施法让这地精砍了妻儿老小再自裁谢罪,不料居然遭遇顽强抵抗,最后只好把他捆个结实随后将整个洞穴付之一炬。

  在熊熊燃烧的洞穴旁,众人又找到了新的线索,但是苦于伤势严重不敢贸然前行,最后折腾了许久才鼓起勇气继续前进。随着线索行至一条河边,发现一座小木屋立在水旁。游侠悄悄地摸了过去,发现大小姐就在屋中,但旁边还有另一个不明身份的男人。为了慎重起见术士魅惑了那个家伙,却发现只是一个倒霉的守林人,想想之前那通准备再看看这满脸npc样的npc,一怒之下拿走了他的家产顺带建议他去河边游个折返。要说好人还是要算培罗的牧师,不声不响放下5个金币给这个可怜的家伙,事后想想只觉可惜当时没人回头看看。

  至此整场战役算得上大功告成,大小姐平安返回,地精被斩草除根,众人满载而归,实在可喜可贺。只是不知道为啥,术士点钱的时候就是比人家长了许多。
COMMENT : 0 TRACKBACK : 0 [EDIT] [TOP]



自我介绍

nothing

Author:nothing
Nothing is more dangerous than a man with nothing to lose, and that's the truth!









FC2计数器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Copyright © nothing here All Rights Reserved.
Images from ふるるか ・・・ Designed by サリイ ・・・